唐远悊介绍,校园故事
分类: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

朝代:唐朝

Chapter 1

   没有什么人可以比暗恋中的小女生还要更勇敢

唐远悊,唐代诗人,字号不详,生卒年不详,由于年代久远,其生平已无法考证。

夏晨筱并不是个很惹人爱的人。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中文名唐远悊别名不详国籍中国唐代出生地不详出生日期不详逝世日期不详

个子不算高挑,眉目不算清秀,脑瓜也只是一般般,更重要的是,她还有点孤傲,用苏辰的话说,夏晨筱就是个大众商品,在哪哪都有出售的那种。

  ——2010年3月17日凌晨2时45分,香樟路128号2楼某酒吧发生火灾。10余名消防官兵到达现场,经侦查发现火势已经蔓延到三楼,情况十分危急。此次火灾造成多人受伤,三人重度昏迷,一人死亡。

其实,很多人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个平常的女孩子傲气那么足,整日一副高不可攀的模样,所以很多人并不是很愿意和她做朋友。

  记者•宋安飞 报道

唐远和人说起夏晨筱时忍不住笑了,他说:“不啊,晨筱还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嘛。”

  那天晚上,我盖上被子,哭得天都塌陷了

当时夏晨筱刚好从一旁路过,便暗暗地把唐远的话放在了心上,她假装不经意的瞄了一眼唐远,却在不自觉中露出一个恬淡的笑容。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把自己归纳为英雄的行列中去。同样被我归类为英雄的还有齐子轩。

苏辰眼尖的看见了,大声叫起来:“呀,唐远,晨筱对你笑了呢。”

  我会认为齐子轩是个英雄,完全是因为一个屁。

唐远诧异的回过头,看到她,咧开嘴笑了。夏晨筱有点不好意思了,她把头扭向一边,脖子上却露出淡淡红色,原来这还是个很害羞的女孩子。

  事实上全世界只有我知道那个屁是孟安阳放的,因为他是我同桌。近水楼台先闻屁,很快,班级里大多数同学都捂着鼻子寻找行凶者:“谁放的屁!熏死我了!”

Chapter 2

  我捂着鼻子正想像名侦探柯南那样指着孟安阳的鼻子说,凶手就是你的时候,齐子轩站起来了。他站得像一棵小白杨,字正腔圆地说:“我放的!”

有时候,相遇也是件很俗的事。

  班级里一下子笑作一团:“你这个屁精,熏死人了还那么大声说是你放的。”

“怎么是你?”

  齐子轩一点不生气,特别认真地说:“屁是正常的生理现象,而且我勇于承认,你们不应该笑话我。”

明躲暗藏“错过”几次与唐远相遇,夏晨筱并没有感觉多庆幸,相反,在一间CD店拿起同一张CD时,她有种天命难违的感觉,像是逃难很久的鱼终于还是被渔夫逮到了一样,筋疲力尽,也就不想再逃了。

  当下班级就静了下来,一种**肃穆的钦佩感便自我的心底油然而生。

所以在唐远诧异的声音传来后,夏晨筱也假装惊奇的说道:“啊,好巧。”

  那天放学我就给齐子轩写了一个字条,说,齐子轩,做个朋友呗

唐远松开手中的CD,讪笑道:“没想到你也喜欢他的歌。”

我把纸条叠得整整齐齐,问孟安阳:“齐子轩呢?”

夏晨筱挑眉:“你也看不出来啊。”

   孟安阳一下子就哭了,咧着大嘴,闭着眼睛,嚎啕大哭,他说:“唐远唐远,那个屁是我放的,是我放的!”

唐远不好意思地笑笑,伸手拨拉了一会:“我看看还有没有一样的。”

  我背起书包疑惑地问他:“所以呐?”

一旁的售货员恰到好处地提醒:“不好意思,这张碟已经卖脱销了,没货了。”

  孟安阳扯着我的袖子哭得浑身发抖:“所以你和我做朋友吧!”

唐远失望的嚎了一声:“啊,为什么会这样!”

  我看着脸涨得紫红的孟安阳,他长得真干净,像清晨新出锅的白米饭,有着暖烘烘的气质,可是他太傻了,于是我耐心教育他:“孟安阳,我要和齐子轩做朋友不是因为他放了个屁,而是因为他是个英雄。”

夏晨筱看着他夸张的表情,忍不住轻笑:“你很喜欢这碟么?我让你好了。”

  那张字条最终也没能送到齐子轩手上,它被孟安阳给吃了,为此我把孟安阳狠狠揍了一顿,二话不说就扯着赵敏敏回家了。

“咦,这怎么好意思?”唐远虽然这样说着,却是极快速的从夏晨筱手里接过了光盘,迅速的拿到柜台付了账,动作可谓是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般,生怕下一秒晨筱会反悔似的。

  路上赵敏敏问我:“唐远,你为啥把孟安阳打得那么惨啊?”

夏晨筱叹了口气,看着唐远孩子气的动作,又笑了。

  我想了很久也想不通,就学着我妈的语气说:“更年期了呗。”

好在,唐远出店前还是记得和她打招呼,说了一声“谢了,改日请你吃东西”就飞奔而去。夏晨筱在店内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对店主千叮万嘱的让他一定要在新碟来时通知自己一声才慢悠悠的出了门,其实,她也真的有点后悔了呢,也许下一秒她真的会后悔也说不定。

  赵敏敏就用充满敬意的眼神膜拜我,细声细语地说:“远远你真厉害,什么都懂。”

想到这她又呵呵的笑了。

  我被她夸得有点儿飘,一路上都在傻笑。

Chapter 3

  回家后我就再也笑不出来了,孟安阳他妈拎着孟安阳的耳朵把我妈给教育得点头哈腰,看见我回来了,我妈对我吼:“你看你把人家的宝贝儿子打成什么了!?”

日子就这样子过去了。

  我以为我妈在问我问题,就认真思索了一会儿,说:“打成猪头了。”

除去黑板上的倒计时夏晨筱几乎以为自己只是重复着昨日的梦。教室里的气氛越来越浓,夏晨筱想念起不久前的自己,感觉自己哗啦啦的老了十岁,她偶尔会偷看唐远,也只有这时她才确定自己没有陷入一成不变的生活里——那该死的苏辰总是在她偷看唐远时咋呼起来,问唐远有没有被灼穿的感觉,唐远一开始还会说没有,等苏辰说的多了,他便冷冷的答一句,苏辰,我是没有被灼穿,不过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的耳朵快被你磨穿了。每次这时大家都哈哈大笑,而夏晨筱则是不敢往外边看去,总是做贼心虚的。

  孟妈妈气得直哆嗦,狠狠给了孟安阳一耳光:“没出息的货,让个女娃娃打成这个德行!”

这时候,夏晨筱是极其讨厌苏辰的,用苏辰给他自己的评价就是,我是个不大气的红气球,没准某天爆炸了,可能会吓你一跳,但绝对炸不死你。可就是这种炸不死让她反感的不行。

  我妈颇懂得礼尚往来,也狠狠给了我一耳光:“回屋子里给我反省着,小安阳好利索之前不准你吃饭!”

离高考还有一周时,留言册开始在老师的眼皮底下慢慢的流动着。夏晨筱抱着留言册也随手给了唐远一张,虽然假装毫不在意,但耳朵处的红晕还是泄露了她的紧张。唐远哈哈大笑,拍拍她的肩膀说:“我会好好地、认真写的。”

  那一巴掌打得我眼冒金星,晃晃悠悠就往屋里头走,身后的孟安阳吓呆了,哭得号丧一样在我身后喊:“唐远唐远,不是我告的密,我发誓我没告诉我妈是你把我给揍了!”喊完又挨了他妈妈一个大耳光。

林天蓝从前桌回头,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夏晨筱总觉得唐远和林天蓝之间有种难以说明的和谐,这种和谐让她嫉妒的发狂,林天蓝说:“那你可要好好地、认真地写哦。”

  那一刻我是十分怨恨着孟安阳的,但很快我就不怪他了,因为当他们离开后,我妈立即跑过来揉我的脸,心疼得呦,还直夸我:“我闺女好样的,把男娃娃打成那样也不容易啊!”

唐远叫道:“我当然会好好地写啦,倒是你,什么时候把册子给我,我都等得不耐烦了。”

  那天我学会了一句话,叫打在儿身痛在娘心,可是后来我也明白了一件事,并不是所有的妈妈都像我妈一样好。

林天蓝哼了一声:“你继续等着吧。”

  就比如孟安阳的妈妈,她打起孟安阳来是不要命的打,我亲眼见过一次。

唐远气得张大了嘴,他不好意思地冲夏晨筱说:“你先回去吧,我写好了就给你送过去。”

  那是距离放屁事件很久以后的事情了,孟安阳跑到我家来喊:“唐远唐远,你出来一下!”  

那天晚上她就收到了唐远给她的同学录,在最后的留言册上,他写着:你是个很特别的女孩子,以后,我会很想你的。

  我出去了,看见孟安阳手里拿着五十块钱,他说:“我给你买很多的糖,你跟我做好朋友行吗?”

夏晨筱因为这句话笑出了声:“会很想我么?”

       我说:“行!”

Chapter 4

  那天我们拿着五十元巨款到附近的小卖部买了两大口袋的糖,又买了一袋鸡爪子,一袋子猪蹄。我们留着口水到大河坝附近席地而坐,头顶是蓝得化不开的天,脚下是绿得晃眼的地,空气里浮满糖果甜酸的气息以及猪爪厚实的香气。

高考就那样过去了,似乎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上帝作证,我唐远活了九年,就没这么幸福过。

夏晨筱整日拿着那张同学录看,看着看着还是拿起了电话约唐远出来。

  那天晚上我连我妈做得红烧肉都吃不进去了,跑到外面去玩儿,消化肚子里的猪蹄。远远就听见孟安阳杀猪般的嚎叫。

唐远很是诧异,不知道为什么会接到这样一个电话,所以稍稍迟疑片刻还是答应出来了,结果夏晨筱说的第一句话就更让他不知所措。

  我跑过去一看,他妈正拿着笤帚狠狠地抽他,凶恶地喊:“让你偷老娘的钱,说!钱花哪儿去了!?”

夏晨筱问:“唐远,你想报哪?”

  当下我就吓得屁滚尿流,不自觉地伸手去摸脸,心想如果孟安阳把我给供出来我又要挨我妈一耳光了。

他猛然想起那个晚上苏辰半开玩笑的问他,晨筱是不是喜欢他?不会吧?他在心里哀嚎了几声,随即微笑这说:“我还没有考虑,你呢?”

  正踌躇间,孟安阳哭得通红的眼睛望了过来。他看着躲在木栅栏后面的我,吸了吸鼻子,冲我乐了一下。

夏晨筱红了脸:“我,我也没有想好,可是我想往A大去。”

  意思是,唐远,我不会出卖你的。

唐远点点头:“挺好的,那就去吧。”

 那样一个笑容,夹着大颗大颗的眼泪,从通红的眼角开始扩散,氤氲了一整张白皙干净的脸,像一道雪白的闪电,直劈我的天灵盖。

那天的谈话最后还是不了了之,苏辰在第二天就举办了一个所谓的分别之会,不少女生哭的稀里哗啦,夏晨筱也擦了擦泪。

     我二话没说,冲进去扯了他的手就带他跑。我说过,我是一个英雄。

有人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许是想着以后许久不能见了,干脆趁这个机会把该说的话,该做的事一次性解决,所以全票通过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我带着孟安阳一路跑到大河坝附近,荡气回肠地说:“你别回家了,明天一早,我就去你家帮你报仇雪恨。”

好奇心极重和感情还处于朦胧期的一群少男少女,大家问的无非是一些有没有喜欢的人牵没牵过手之类的,苏辰大喊没有意思,谁知下一秒他就被选中了。夏晨筱贼嘻嘻的说:“那我给你来点刺激的好了,在这里挑一个除我以外的人亲一下。”

  孟安阳胡乱地抓了抓头发劝我:“你别报仇了,她是我妈妈啊。”

耶?在场所有人都愣了,苏辰摸摸鼻子,看看大家,再看看夏晨筱,终于还是在夏晨筱看好戏的眼光下一点一点向林天蓝走去。

  我看着孟安阳,淡淡月光下,男孩儿长长的睫毛因为哭得太久而微微颤动,我想,他怎么就这么没用呐?还好有我罩着他。

夏晨筱似乎知道会是这样,所以等着看好戏。林天蓝却突然看了她一眼,也笑了,这个笑容让夏晨筱不由得发冷,然后一切事便戏剧般的发生了。

  既然孟安阳铁了心不让我报仇,我就决定把他送回家。回去的路上我们聊起了班级里的绯闻,孟安阳特别神秘地跟我说:“咱班同学都知道,齐子轩喜欢赵敏敏。”

就在苏辰快要亲到林天蓝时,唐远突然一把拉过林天蓝把她护在自己身后,于是苏辰便亲在了唐远的脸上。

  我又把孟安阳给揍了一顿,头也不回地回家去。

顿时起哄声震耳。

  那天晚上,我盖上被子,哭得天都塌陷了,我想,怎么会呢,我那么喜欢齐子轩,他怎么可以不喜欢我呢?

苏辰哭着一张脸,说道:“唐远,这下我的心真的碎了。”

唐远冷哼:“你的心早碎了不是么?”

苏辰只好把脸转向林天蓝:“天蓝,我……我没脸见你了……”

林天蓝大笑,尤其是看到苏辰小媳妇一样的脸就更是忍不住,身体一滑,差点摔下了沙发——幸好唐远一把抱住了她——也不知是真坐不住还是故意滑下去的,夏晨筱一下子白了脸,完全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直到最后人都散的差不多了,唐远走过来对她说:“我要去南大了,天蓝要去那。”

夏晨筱头嗡嗡作响,只听到他说:我要去南大了,天蓝要去那。

Chapter 5

晨筱做了一个梦,梦里白茫茫的一片,她似乎看见一只猫,一只长的极像仙人掌的猫,她似乎又看见一只鸟,一只叫巧克力的鸟……

晨筱想起很久以前,老师说的一篇有关梦的文章,唐远说,他啊,想要养一只猫,取名叫做仙人掌,他要养一只鸟,叫做巧克力。

后来她才知道,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全都是林天蓝的。只是这个后来,真的是很久很久后的后来了。

晨筱哭了,在晨曦中哭的稀里哗啦,她想起当时唐远的脸,认真而又散懒,憧憬而又向往,天真而又带点狡黠,晨筱当时就被他迷住了,在想,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生啊,疯癫癫却又一本正经。如今她依旧不懂他,却渐渐懂了,那一份喜欢的心情。

苏辰说:“晨筱,一个故事,要讲给懂的人听,一份爱情,懂的人才会珍惜。”

晨筱的爱情,还没来得及遇见,唐远的真心,早已不属于她。

以前她不懂,不懂那些细细小小的美好是爱情,如果早一些知晓,早一些明了,会不会,让她有个不一样的遭遇。

也许,一直到最后,都不知道可能会最好。

高考放榜时,唐远和林天蓝一起被南大录取,而夏晨筱,榜上无名。

知道这个结局时她很平静,没有人知道,在志愿书上,她什么都没填,原本她只是想,唐远去哪,她也去哪,或者,她去哪,唐远也去哪。可是她怎么也没有预料到会是这种结局。

去学校补习的前一天,林天蓝带着一盒CD来见她,这盒CD刚好是那天,她和唐远在店里一起看中的那盒。林天蓝说,这碟本来就是她要的,让她割爱,真的是很不好意思。

夏晨筱打开盒子,看见自己曾想了好久,后来去店里问了很多次都没货的那张碟,忍不住哭了。碟上面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了四个字,谢谢,加油。

Chapter 6

重新坐在了高三的教室里,夏晨筱有种想哭的感觉,她想起不久前唐远也还在这个教室里,和其他人云淡风轻地说笑着,想着想着,她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唐远经常拿着笔去捅前面的林天蓝,直到林天蓝回头对他皱眉才会收了笔却得意无比的神情,其实,如果她细心一点的话会发现,发现很多她不曾发现的事实:比如说他的目光永远只跟随着那个笑容浅浅的女孩,比如,他在面对她时,笑容总是特别的灿烂,比如,那张最让她高兴的同学录,其实唐远给所有人写的都一样,部分只是把女孩改成了男孩,唯一不同的那张,在林天蓝手里,再比如,他的桌上,那个深深刻着的名字,是林天蓝。

呵呵,林天蓝,她笑了笑,却发现自己不如以前那么记恨她了。

夏晨筱去了一趟邮局,把林天蓝还给她的CD送还给了唐远,看着包裹被拿进了内屋,夏晨筱突然如释重负般笑了。

说起来,我们还没有正式的告别过呢,那么,唐远,再见!夏晨筱暗暗的想。

只是偶尔,在枯燥的学习中,夏晨筱会想起唐远,想起他时嘴角微微笑,然后却在下一秒投入更紧张的学习中去。

很久很久以前,苏辰对她说,喜欢谁都好,就是不要喜欢唐远……

唐远一直学期末回家时才拆开了夏晨筱寄给他的那个包裹,里面轻飘飘掉出一张纸条来,林天蓝捡起来看时一直在笑,唐远被她笑的心里发麻,林天蓝把纸条给他说:“唐远,我没有想到啊,你这朵桃花开的时间还真长。”

唐远胆战心惊地往上一看:唐远,谢谢你给我一个灰姑娘的童话。

还没来得及说话,林天蓝就收了那张碟:“刚好,这个我一直没有买到呢。”

本文由太阳集团游戏官方网址|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发布于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唐远悊介绍,校园故事

上一篇:刘南翁介绍,史隽之介绍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