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数黄河沿岸的剧种和民歌,爱情桥梁
分类:习惯 风俗

朵朵“花儿”向阳开

此时期正是桃杏花开,春麦生机盎然。而随着麦田拔草季节的来临,青海的妇女们纷纷下田拔草﹙在青海除草是妇女的工作,且不用锄而用手拔﹚,此时虽是她们一年中最累最忙的时间,但也是她们在田里大展歌喉唱“花儿”的欢乐时刻。满山漫“花儿”﹙在青海,唱花儿又称漫花儿﹚的歌声此起彼落,也预告着一年中唱“花儿”的季节正式拉开序幕了。

西北高原用它肥沃的土壤养育了高原人民。秦岭西部的陇南地区与青藏高原相接,八秦川给了高原汉子宽广的胸怀和厚重的脊梁,他们在劳作之余总要放开歌喉,激昂地高歌几句来表达自己对生活的热爱。秦腔由此诞生。

不过,演唱“花儿”最热闹且最具民俗特点的,是在每年农历四、五、六月时民间各地举行的“花儿会”,参与者多时人数常达上万。“花儿会”一般在风景秀丽优美的山野间举行,各族不分男女老少,穿着鲜艳民族服装,登山对歌赛歌。一时间,人山人海,歌声此起彼落传遍山野,盛况空前。

在西北“花儿”流行的地区,到处都可以听到“尕马儿骑上者枪背上,照林棵打给了两枪,妹妹是牡丹折不上,难心者哭给了两场……”什么是美丽的“花儿”呢?

每年举办的“花儿会”,是规模盛大的一种演唱活动,更是流行地区的交游节日。也因此都会吸引许多的未婚男女前来参加,他们以歌为媒,以歌传情,向对方表达爱慕、思念和赞美的浓浓情意。很多人也因“花儿会”而相识、相爱,最后结为百年好合。所以,“花儿会”也就理所当然被称为“爱情的桥梁”了。

夜深人静时,我们似乎还能闻到昔日的繁华和喧嚣,枕着高原的胸脯、黄河的涛声入梦来。我国西部黄土高原举世闻名,陕北高原厚度达1000多米,较低的黄土地带也厚达二三百米,高原是裸露在一切极目的视野里,它有塬、梁、峁和川沟地带。“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门前刮过……”上世纪八十年代谁都对这首谣滚歌曲非常熟悉。黄土高坡也是西北各民族文化的摇篮。

“花儿本是心上话,不唱是由不得自家;刀刀拿来头割下,不死了还是这个唱法。”这是一首知名的“花儿”,唱得最真也最深刻,表达得也最贴切。所以,唱“花儿”对西北高原上的人们来说,是一种既成的风俗习惯,谁也阻止不了。

“花儿”除在农事劳动和山野运货等劳动场合歌唱外,各地还有“花儿会”的习俗,届时群众云集,对歌声此起彼伏,气氛颇为热烈。“花儿会”与会者少则几千人,多则数万人。时间多则三四天,少则一两天。整个“花儿会”包括拦路、对歌、游山、敬酒、告别等程序,都是在优美的歌声中进行的,许多男女青年亦多借此机会表示倾心爱慕之。一般由男女十人左右组成临时“花儿班子”,由一个才思敏捷、出口成诗的“串把式”负责现场编词由两三个歌喉嘹亮的歌手轮流领唱,待唱到某一段落时,所有的人都同声应和。在问答中,答得出色的,听众就以红绫一匹相赠,俗称“挂红”。如果答得不好,或答不上来龙去脉,就算输了,自动退场,让别的歌手上场对答。

不过,正因为“花儿”所唱内容多为情歌,所以就有些不成文的规定。因此花儿不能在室内或村内唱,长辈和家人面前也不能互相对歌唱。时至今日,当地人们对此仍恪守不渝,只有在“花儿会”上,才会尽情得欢唱。

秦腔是一种类似于豫剧和楚剧的剧种,它是劳动人民自由酣畅地抒发情怀的心声。它产生在山峁连绵、沟壑纵横、沙丘起伏的黄土高原上,大自然赋予它空旷、奔放、高亢、悠扬的格调。它产生在土质瘠薄、雨量稀少、气候严寒的自然条件下,贫困赋予它苍茫、悲凉、激越、深沉的情怀。它产生在性格豪放、敦厚朴实、情感炽烈的人民之中,真情赋予它简洁明快,色彩斑斓,优美动人的风格。

“花儿”是盛行在中国西北高原上的一种高原山歌。“花儿”又称“少年”、“野曲”,因对歌时男方昵称女方为“花儿”,女方称男方为“少年”而得名。流传在甘肃、青海、宁夏、新疆省的回、东乡、撒拉、土、藏、裕固、保安、汉等民族中,也是一种独特的民歌。

黄土高坡

“花儿”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曲调高亢悠扬,唱词即兴而编,是一种口口相传的民间歌谣,由于节奏明快,唱起来朗朗上口,听起来悦耳动人,用词朴实,唱时有感而发,情真意切。“花儿”有独唱、对唱、联唱三种形式,内容包罗万象,有抒情、也有叙事,状物写景,还涉及天文、历史、地理、家庭和日常生活等方面,其中尤以情歌居多。

它是流行于甘肃、青海、宁夏的一种山歌,以歌唱爱情为主,主要产生于甘肃的洮岷、临夏和青海的东部农业区,是当地汉族和各少数民族群众用汉语歌唱的一种口头文学艺术形式。

秦腔——高原汉子的歌

按传统说法,男歌手将女情人称为“花儿”,女歌手将男情人称为“少年”,故“花儿”又叫“少年”,唱“花儿”也称“漫少年”(在青海)。歌唱方式为独唱或对唱,演唱时即兴编词声调高亢舒长。演唱“花儿”的各民族都要用汉语演唱,唱法有尖音(假声)和苍音(真声)之别,也有真假声并用者,一般男声多用假声,女声多用真声,男女齐唱对唱时,唱同等音高。花儿的词有着独特的格律,这种格律是区别“花儿”与其它民歌的显著标志。花儿的曲调极为丰富,不同的曲调用不同的“令”来表示,每个“令”有独特的音乐风格。花儿的曲令非常多,每个曲令都有自己的曲调,其中河湟花儿的曲调就有一百多种。

在黄河上游,河道高悬于险峻的高原两岸,黄河水倔强地怒吼着,成了一匹脱缰的野马,泛滥的黄河水对两岸人民的威胁十分严重。据记载,从先奏时期到民国年间的2540多年中,黄河共决溢1590多次,改道26次,平均三年两决口。每次决口,大量泥沙挟着水落石出,冲刷着沿岸的黄土,使得泥沙俱下。因为黄河水土流失严重,水少沙多,使黄河水自高原流入下游时变得浑浊而泛黄,黄河由此得名。但是黄河在弯弯曲曲的河道里千折百回中仍然不停地奔流入海。

黄河的灵性

本文由太阳集团游戏官方网址|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发布于习惯 风俗,转载请注明出处:历数黄河沿岸的剧种和民歌,爱情桥梁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衡阳孤山风景区,黑龙江三河民间庙会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