鲤鱼与道教,中国人的
分类:习惯 风俗

关于对鱼的崇拜,可以追溯到六千年以前,我们在西安附近的半坡遗址上就发现了许多鱼纹彩陶,形象丰富,有十多种,其中就有著名的“人面鱼纹图形”。而鲤鱼在鱼类中领袖群伦:《尔雅》把它放在鱼类之首,《本草纲目》把它列于31种鱼之冠。在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传承中,鲤鱼不仅是人们餐桌上的一道美食,更同中华传统民俗文化产生了深厚关系。

鲤鱼是一种淡水鱼,体扁鳞大,嘴边有触须二对,背苍黑,腹淡黄,尾赤红。《家语》就记载说:“孔子年十九,娶于宋之并官氏之女,一岁而生伯鱼,伯鱼之生,鲁昭公使人遗之鲤鱼。夫子荣君之赐,因以名其子也。”国君鲁昭公把鲤鱼作为礼物送给孔子贺其得子,而孔子又名其子为“孔鲤”,可见人们对鲤鱼的看重。汉乐府民歌《饮马长城窟行》云:“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说的是汉代的信函,用两块木板做成,一底一盖,刻作鲤鱼的形状,中间放置书信。信函做成鲤鱼之形,这是鲤鱼崇拜的表现。

一、鲤鱼崇拜的发展历程

中国古代崇拜龙,很早就有龙为鲤鱼转化而来的传说:“龙门山,在河东界。禹凿山断门一里余,有黄鲤鱼,自海及诸川,争来赴之。一岁中,登龙门者不过七十二。初登龙门,即有云雨随之,天火自后烧其尾,乃化为龙矣。”到了唐代,人们仍然这样认为。自居易《点额鱼》诗就云:“见说在天行雨苦,为龙未必胜为鱼。”白居易认为鱼变化为龙在天上行雨很辛苦,不如为鱼逍遥自在。鲤鱼能变化为龙,这更加强了人们对鲤鱼的崇拜。

在周朝,人们就对鲤鱼非常重视,把鲤鱼当作名贵的佳肴,只有在国王的盛宴上才能享受到这种美食。根据《小雅·六月》的记载“饮御诸友,炰鳖脍鲤。侯谁在矣?张仲孝友。”和《诗经·陈风·衡门》“岂其取妻,必齐之姜?岂其食鱼,必河之鲤?”都可以看出人们对鲤鱼的喜爱,以及鲤鱼的名贵。

然而,鲤鱼地位的大大提高,鲤鱼崇拜的极大加强,是在鲤鱼与仙人联系在一起和道教产生之后。据西汉刘向《列仙传·琴高》记载,鲤鱼是仙人的座骑:“琴高者,赵人也,以鼓琴为宋康王舍人,行涓彭之术,浮游冀州涿郡之间二百余年,后辞人涿水中取龙子……果乘赤鲤来,出坐祠中。”《列仙传·子英》还有子英乘坐鲤鱼升天成仙,人们将鲤鱼视为“神鱼”的记载:“子英者,舒乡人也,善入水捕鱼,得赤鲤,爱其色好,持归着池中,数以米谷食之。一年,长丈余,遂生角,有翅翼。子英怪异,拜谢之,鱼言:‘我来迎汝,汝上背,与汝俱升天。'即大雨,子英上其鱼背,腾升而去。岁岁来归,故舍食饮,见妻子,鱼复来迎之,如此七十年。故吴中门户皆作‘神鱼',遂立子英祠云。”此后,似乎乘坐鲤鱼就成为得道成仙的标志,东晋道教理论家葛洪在《抱朴子·对俗》中就说:“夫得道者,上能竦身于云霄。下能潜泳于川海。是以萧史偕翔凤以凌虚,琴高乘朱鲤于深渊,斯其验也。”因而唐代诗人李群玉《洞庭风雨》云:“羽化思赤鲤,山漂欲抃鳌。”温庭筠《水仙谣》也云:“水客夜骑红鲤鱼,赤鸾双鹤蓬瀛书。”道教徒还深信龙为鲤鱼转化而来的传说,并将其引入经典之中,鲤鱼就成为信徒们敬仰的圣物,神圣不可侵犯,被称之为“赤晖公”。如果道教徒轻易食之,便犯了道教的大忌,必将遭祸。

春秋时期,鲤鱼已经成为一种很贵重的馈赠物,是尊崇的象征。孔子的儿子名叫孔鲤,就是因为鲁昭公在他儿子出生时送给他一条鲤鱼,孔子以此为祥瑞,就给儿子取名“鲤”。而且送鲤鱼在当时已经成为一种风尚。

鲤鱼和神仙联系在一起后,仙人道士赋予它更多的神性,正如唐代诗人卢仝《观放鱼歌》所云:“老鲤变化颇神异”。鲤鱼的种种神异,更使人们感到神奇而加深了对它的崇拜。《晋书·四夷传》就记载有鲤鱼的神异:奴文少时,“尝牧牛涧中,获二鲤鱼,化成铁,用以为刀。刀成,乃对大石嶂而咒之曰:‘鲤鱼变化,冶成双刀,石嶂破者,是有神灵。'进斫之,石即瓦解。文知其神,乃怀之”。“诡为隐语,预决吉凶”的谶纬,就屡屡以鲤鱼的异常来预言祸乱。晋武帝太康年间,有两条鲤鱼出现于武库屋上。干宝就认为:“武库兵府,鱼有鳞甲,亦是兵类也。鱼既极阴,屋上太阳,鱼见屋上,象至阴以兵革之祸干太阳也。”及晋惠帝初年,诛杀皇后之父杨骏,废皇后为庶人;元康末年,贾后专制,谤杀太子,也被诛废。“十年之间,母后之难再兴,是其应也。”

鲤鱼既然可以作为一种礼品用于赠送,有时献鱼者在赠鱼给某人时,为了让他更好地明白献鱼人的心意,往往会附带一幅手书放在其中,慢慢地,这种做法成为风气,所以后人往往称书信为“鱼书”。而鲤鱼也渐渐成为书信的使者,古乐府诗《饮马长城窟行》中就有记载:“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

由于唐代的统治者特别尊崇道教,鲤鱼的地位又得到进一步提高,鲤鱼崇拜又得到进一步加强。因为道教所奉教主老子 与唐王室同姓,帝王们为了提高门第,神化李姓,就特别尊崇道教。唐高祖于武德八年发布诏令,规定了先道、次儒、后释的次序,道教就取得了三教之首的地位。唐高宗于乾封元年,追封老子为“太上玄元皇帝”,给老子戴上了“皇帝”的冠冕。唐玄宗更是狂热崇道,不但又给老子加上“太圣祖大道玄元皇帝”等一连串尊号,而且于开元二十一年,亲注老子《道德经》,令学者习之。由于鲤鱼是道教徒崇拜的圣物,又加上鲤鱼的“鲤”与唐王室和道祖老子的姓同音,鲤鱼也就大为沾光,得到了唐代帝王的大力保护和尊崇。唐代统治者严禁捕杀食用鲤鱼,唐玄宗曾于开元三年二月和开元十九年正月两次下令“禁断天下采捕鲤鱼”,凡捕得鲤鱼必须放生,街市有贩卖鲤鱼者“杖六十”。唐高宗还规定:五品以上的文武官员必须佩带“鱼符”,用以辨尊卑、明贵贱,并用作上朝或应皇帝的召见或引见进宫的凭证,“鱼符”就做成鲤鱼之形。因为李唐王朝崇拜、保护鲤鱼,竟有人不惜与鲤鱼攀关系,《青莲县志》记载李白出生的传说云:李白的母亲在青莲镇西盘江的蛮婆渡浣纱,有一尾金色鲤鱼跃人竹篮中,李白之母携回后就怀孕而生李白。把李白附会为鲤鱼投生,无非是看中了鲤鱼的崇高地位和鲤鱼与唐朝李姓皇帝的亲密关系,希望通过鲤鱼向李唐王室套近乎,以提高自己的地位。

秦汉时期,出现了很多关于鲤鱼的传说,把鲤鱼进行神化,赋予了鲤鱼许多非凡本领。例如我们耳熟能详的鲤鱼跃龙门传说,道人琴高乘坐赤鲤升天的故事,到后面普通捕鱼人子英乘坐鲤鱼成仙的故事。在古代传说中人们认为乘鲤可以升仙,是因为他们认为鲤鱼有灵性,能通神,可达“两极”“两界”,所以人们可以乘着鲤鱼升天,成为神仙。

《鲤鱼与道教》由我要咒语网资料整理与编写,转摘请注明出处。

魏晋时期,道教从汉末就把鲤鱼定为圣物。而晋人王祥“卧冰求鲤”的故事,又使鲤鱼同孝道发生了联系。在崇尚孝道的古代,这种传说往往会成为统治者要极力宣传的对象,所以鲤鱼与孝道联系就更加紧密了。

唐朝,用国律形式把鲤推崇为国鱼,是我国尊崇鲤鱼的极盛时期。由于鲤鱼为道教圣物,又是诸鱼之首,又因“鲤”与唐王室和道祖老子“李”姓同音,唐朝推崇道教,神化李姓,对鲤鱼大力保护和尊崇;除此之外,唐朝还推行鱼符,作为权势和身份的象征;而且信使“双鲤鱼”发展到唐代,在唐诗中又衍化出了“双鲤”“双鱼”“鲤鱼”“素书”等众多和鱼有关的指代“书信”的意象。

自唐以后,鲤鱼崇拜走向大众化、民间化,形成各种民间风俗和艺术。从唐代开始,“烧尾”“烧尾宴”即成为因高升、显达来办宴会的名称。清朱彝尊《饮毛检讨寓斋》之一:“城隅烧尾宴曾同,六载同来就菊丛,”现在,人们遇上升迁,孩子考上大学等喜事,也为他们庆贺,宴请宾客。

很多地方至今都流转着鲤鱼崇拜的各种形式。武夷山的五夫镇至今还有古老的龙鲤戏。在福建周宁县普源村有一条“鲤鱼溪”,溪中鲤鱼成群,村民不能捕食,当鱼自然老死后,还要由族中德高望重的长者主持仪式,敲锣打鼓设祭品,将鱼烧后埋葬,每年的清明节,村人都要到鱼冢去祭祀。

在浙江其它一些地区,每年除夕要举行“祝福仪式”,将一条活鲤以红绳穿过它的背鳍,悬挂在木头做的龙门架上,再用红纸贴住它的眼睛,象征来年幸福安康。在今陕西洛川人的婚俗里,新婚妇女在端午节时须同娘家人同吃先蒸熟再炕干的鲤鱼馍,儿童还要鱼模挂在胸前。而江西吉安的鲤鱼灯表演流传至今,在年节灯彩表演中备受欢迎,并在08年被收录入国家文化非物质遗产名录。

鲤鱼不仅在风俗中备受宠爱,还被民间工匠们请到了各种雕刻艺术中。有不少人们的门柱、砖雕、屋顶、石雕中,都可以看到鲤鱼的形象,这些鲤鱼都具有一定的含义:如象征飞黄腾达、功成名就的“鲤鱼跳龙门”,希望日子富裕红火的“年年有鱼”等。说到民间吉祥图案中的鲤鱼,更是无处不在,年画、窗花,剪纸、雕塑、织品、器皿等,随处可见鲤鱼的身影:“连年有余”“娃娃抱鱼”“富贵有余”“莲里(鲤)生子”“五鱼戏莲”……都表达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二、鲤鱼崇拜的原因

鲤鱼作为一种吉祥之物,被人们运用到生活的各个层面,那么为什么人们对鲤鱼如此崇拜呢?可以归纳为以下四个原因:

第一,鲤鱼自身的特征。鲤鱼颜色美丽、味道鲜美,受到人们喜爱,被称为“诸鱼之长”;它能在水中自由自在游玩,这种能力让备受水灾之祸的人们羡慕,崇拜,认为它能够镇压水患,保护平安;鲤鱼多子,繁殖能力强,成活率高,生产能力低下的古人们都希望多子多福,子孙满堂;鲤鱼喜欢成群结对,又离不开水,人们用鱼水之情来比喻人际关系,并引申到夫妻恩爱、姻缘美满。

第二,宗教的神化和统治阶级的推崇。道教将鲤鱼定为圣物,是得道之人成仙的坐骑;唐朝把鲤鱼奉为国鱼,并推行鱼符,作为权势和身份的象征。宗教和权力的推崇,使得鲤鱼在人们心中更加神化,对鲤鱼的崇拜更具有权威性。

第三,文学的渲染和传播。各种文学作品对鲤鱼的描述和传承,加深了人们对鲤鱼文化的理解和推崇,也使得鲤鱼崇拜广泛传播、深入人心,代代相传、流传深远。

第四,汉字谐音的运用。“鲤”与“礼”“利”的谐音,“鱼”与“余”的谐音,“吉利(鲤)有余(鱼)”“年年有余”“莲里(鲤)生子”“五鱼戏莲”等等,人们把这些美好的祝愿都通过鲤鱼的“吉祥语”表现出来。

总之,鲤鱼崇拜流传深远,鲤鱼这种生物,在中华传统文化中具有深刻的文化内涵:蕴含着子孙绵延、丰收富裕、高升显达、孝顺多福的意义。人们对鲤鱼的崇拜,其实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本文由太阳集团游戏官方网址|澳门太阳娱乐集团官网发布于习惯 风俗,转载请注明出处:鲤鱼与道教,中国人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